chaccsu2

国产?cp自留地

呜呜呜太可爱啦,中秋快乐!

you're terrible:

-12-

人团圆,月团圆。

祝远在澳洲的Park中秋快乐。


和他一同做着梦想中的工作,陪他走遍全国各地,见过了他生命中每一个时刻遇到的每一个人,融入了彼此生活的方方面面。
又翻出这个访谈还是被萌的不知所措,想谈这种恋爱(捧心

奶团子不足自己去扒了一发图,啊啊啊啊啊啊啊多哈桓真的好可爱啊好喜欢啊一边理图一边炸成烟花,完全无法自拔(

今天表演结束后,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再见到他们同台。

记得前一段时间二区还是三区有个帖子,问有没有真的HE了的rps,点进去没几层果然提到了他们。虽然圈子外没多少人知道这俩人是谁,还是自顾自的开心。萌的rps结婚,这种做梦都能笑醒的事情居然真的被我这种非洲人遇到了。

其实就算没有relationship的加成,他们也都是特别特别好的小伙子。一个热爱文学,一个喜欢音乐,一起养着一只可爱的狗,永远热情温暖。会努力用日语和中文跟我打招呼,会环着还算个陌生人的我说第二天等我,会陪着紧张的我聊好久天,也会在分别时主动紧紧的抱住不知所措的我。剧里他们虐的彻彻底底,从单向的迷恋到非正常死亡;剧外他们甜的也彻底,甚至用幸福感染了我这个外人。

They also share their lives together.

唉,胡言乱语着又开始哭了,不论如何,祝我的两位小伙子好运。希望你们事业生活都能更好,希望有机会能我可以与你们再相逢,也希望重逢之日,我也变成了更好的人。


存图。

随便摘一下,读这段的时候歌刚好放到查尔达什,有一种奇妙的和谐感(

I can't hear them back on land but I know what they're shouting. What are ya doin', what are ya doin', ya mad bastard?

I am in water. It is bending for me, shifiting for me. It is welcoming me.

I am swimming.

I belong here.

逆转

 (三)

(我尽力了,可能有一点点进展了)

Sun走进房间的时候,Park正坐在椅子上盯着床上的白鲸娃娃出神。

听到开门的声音,Park抬起头来冲他一笑。

Sun差点撞上床脚。

外面原本闹腾的一群人在Sun进屋后自觉的放小了说话的音量,房门一关,狭小的空间瞬间安静下来。

Sun忘记了开口,没有对话,只有对视,让氛围有点奇怪。

 

“它很可爱” Park指向床上的大白鲸,打破了沉默。

“粉丝送的,我也觉得挺可爱的,就从杭州带到了美国” Sun 答到,

看着乖乖的坐在桌边的Park,他突然起了点坏心—

“它叫Parky。”

不出所料,他成功捕获了一个煮熟的虾子一样的Park。

“Sun,别总开玩笑!” Park虽然红着脸,但还是想端出大前辈的架子,好好劝告一下这个玩心过大的后辈。然而以他现在的样子,说出来总是变了味道,怎么看都像是在撒娇。

“可是送给我的人告诉我他叫Parky啊,它真得是Parky,还有名牌呢!”Sun假装无辜的说道,话音似乎还染上了点委屈。

Park一看他这副样子就没办法,只能答到:“知道了,知道了,我相信你。”

没有话接了,房间里又一次陷入了沉默。

 

“你,要去洗澡吗?”这次Sun先开了口。

Park有点惊讶的看着他。

“你别误会!我是说你,嗯,你如果,你如果要休息的话,可以去洗个澡。不是,就是,我觉得你可能想洗澡”唉,这话怎么越说越不对,英语就是麻烦,都解释不清楚。

Park看他这样再一次笑弯了眼睛,“不用了,我刚刚洗过澡才来的,而且我觉得我还是尽量不要出去比较好。谢谢你,Sun。”

这一次换成Sun有点害羞了,怎么他变成19岁还是这么游刃有余的样子。

“那,那你肯定要刷牙吧,我去给你找新的牙刷。哦,对了还有睡衣,你穿我的不介意吧?”Sun说着,已经自顾自的转身翻起了柜子。

“好的,麻烦你了。”

 

Sun翻了半天,终于找出了套新的睡衣。大红色的,出国前明姐非要给他塞上,说是吉利。他本想说他虽然挺喜欢穿红色也迷信吧,但最近也没什么比赛,穿着大红色的睡衣睡裤在小队友们面前晃好像有点折损他的帅气度,后来想想毕竟是妈妈的一片心意,就拿上了,从来美国到现在还没穿过。

“只有这个了,你将就着穿一下吧。”

Park看到这套鲜艳朴实的睡衣明显是有点拒绝的,但不好驳了Sun的好意,就接了过来。

“你现在要换衣服吗?需要我出去吗?”Sun开口问,问完突然有点后悔。我们几乎每次见面都是光着上半身,淋浴室也打过照面,又不是小姑娘换衣服,我出去干嘛?

“没关系,我等一下再换吧。” 

“那,我先去冲个澡,网络的密码贴在我门上,你连上玩就好了”

Park再一次点了点头。Sun觉得自己现在这么交代,就跟养了个小动物似的。没忍住,又走过去拍了拍Park的头。这一次Park似乎适应了这个一直被自己当成大兔子的小后辈哥哥般的举动,只是低下了头看着地板,没什么别的反应。

Sun才不会说他有点失望。

 

等Sun洗完澡出来,向客厅一看,队友们已经都散回各自的房间了。他一边擦着头发一边开门, “Park,他们都回房间了,你想洗漱的话可以——”

Park穿着他那套大红色的睡衣,衣服的长度明显不太合适,像是套在大人衣服里的小孩子。Park手上的扣子还没有扣完,露出了一大片白色的皮肤。发现他进来,扣扣子的手突然变得有点急切,一着急,反而找不准,怎么也扣不好。

太可爱了,Sun无法自制的想到,真得,太可爱了,比他家里所有的娃娃都要可爱。发现Park扣扣子似乎遇到了点阻碍,他不假思索的走上前去帮忙。

Sun走过来的时候,Park原本就有些僵硬的身体更是僵的不知道该如何行动。Sun站到他的前面,把他和纽扣纠缠的手放下来垂到了身体两边,然后低头替他扣了起来

“有那么难扣吗?”Sun边扣边用中文嘀咕着,手指不小心滑过了Park锁骨的下的皮肤。他感觉Park似乎轻轻的颤了一下,以为是有什么事情,看向Park 的脸想问问。

然后他发现他身体只有十九岁的偶像,此时已经脸红到感觉整个人要蒸发了,低着头试图用刘海遮住眼睛,不敢和他对视。

“谢谢你,我先去洗漱了!”Park错开Sun,拿起桌子上的牙刷,逃跑似的开门出去了。

他原来这么容易害羞啊?Sun哭笑不得想。不过好像也不错?

 

Park回来后再一次恢复了温和冷静的样子。

“Sun,你可以把你多余的被褥拿出来吗?我铺在地上今天晚上睡。”

听完这话,Sun突然意识到一个问题——他似乎,没有多余的床褥。整个团队的家居用品都是来美国后新买的,现在来了不久,一般也不会有人来借宿,大家应该都只有这一套,包括他。枕头倒是有不少,没有娃娃吗,就买了几个枕头陪他睡。刚刚一时脑热把Park喊过来一起住,根本没有想过这个问题。

“Park,嗯,其实,我没有多余的被子,我这床其实是双人的,把娃娃和枕头拿开的话,应该睡得下我们。”

很好,他又一次成功打破了Park好不容易恢复的温和冷静。

 ——————————————————————————


我终究还是没有实现在这章结束这个夜晚的理想,下大概要写两位数了(手动再见

 

 


逆转

下(二)

(不要问我为什么Park出场率还是这么低)

Sun头一次觉得回自己的公寓是这么惊心动魄的事,好像自己奥运会比赛前都没这么紧张过。电梯的数字往上窜,他在心里默默的练习自己准备好的那套应付教练的说辞。

没问题,一定没问题,现在要沉住气,绝对不能让他们发现那个秘密。

突然他感觉到有一只手轻轻的握住了他的手腕。

“Sun,没关系,他们不会看出来的。“ 

他顺着声音回过头,Park正注视着他。

Sun感到了安心。他应该比我还紧张吧,还装作没事的样子。

 

从他回过头的角度,第一眼看到的就是Park柔顺的头发。

触感一定很好,要是能碰一下就好了,Sun想着。当他看到对面的人微微震惊的表情,才发现,自己居然按着心里的想法做了。

触感的确很好吗。一不做二不休,反正现在他比Park“大”,于是揉了一把。

“你比我还紧张吧,还这么安慰我。我们都别想了,一定能应付过去的。“他收回手,咧嘴笑了一下。

面前的人明显更不知所措了,眨了两下眼睛,然后一瞬间脸红到了脖子根。

“谢...谢谢你,Sun。” 

Sun看他的反应笑得更开了,紧张丢的一干二净。变小可真好,白白净净,脸红了一眼就能看出来。

 

Ding!电梯到了指定的层数。打断了两人的对话。

Sun领着Park往自己住的套间走。这个公寓隔音并不怎么好,还没走房门口,就听到自己那群师弟师妹们吵吵嚷嚷的声音。

“诶诶诶!你们说,Sun哥约会不会不回来了吧!“

“瞎说什么呢,他成天训练,哪有什么妹子和他约会啊!”

“那他大晚上出去干嘛啊?而且我跟你们讲,今天上午时候,我还看到他拿着手机神神秘秘的笑,赌不赌,我们开一盘,输的人明天不能去逛街继续训练?”

Sun有点无奈,还好Park听不懂他们在说什么。不过我这到底算不算约会?

我在想什么乱七八糟的!摇了摇头,他打开门,冲着在沙发上打游戏打的正欢的师弟师妹们喊了一句“我回来了“,打断了他们的对话。

“啊,Sun哥你回来啦!我们正说起——” 说话的小师弟扭过头,突然怔住了

其他人听见他没了声音,都好奇的转过头,齐刷刷的呆了——

“Sun…Sun哥,不只是约会,还领了人回来…” 

“什么约会不约会的,想什么呢?就是个朋友,有点事要在我这里住两天” Sun走过去敲了一下说话的男孩,“教练在吗,我和他报告一下“

“你先回我的房间吧“ Sun回头对Park说,“就是那个”,他顺手指过去。

Park点了点头,拿过钥匙就走过去。Sun觉得这样的Park乖巧的不得了,用尽全力才忍住了再一次摸摸他头的冲动。

经过沙发的时候Park冲着上面还在石化的“小朋友”们笑了一下。

小朋友们石化的更严重了。

等Park走进去,关上门,Sun打算去敲教练的门说一下这事。往过走的时候的时候,他听到身后有人说,

“Sun哥的…朋友,是不是,有点像,Park前辈。”

Sun没忍住笑出了声。

 

教练比想象中要好应付。Sun直接表明自己领回来的是Park,大概是因为两人在赛场上已经没有那么的针锋相对,教练在震惊了一下他们关系居然这么好之后,也没有太多的阻拦。Sun用Park身体不舒服需要休息为借口回绝了教练找Park聊一聊的要求,教练也就由他们去了。

总比带个什么空姐回来好吧,教练想着,完全没注意到自己的类比好像有点不太对劲。

 

走出教练的房间,Sun就被缠上了。

“Sun哥Sun哥!那个人真的是Park前辈吗!”

“嗯,是他” Sun笑着回答,“我这两天有点事,必须和他呆在一起,就让他过来了。”

“那他会和我们一起训练吗!” 

“一起训练哪有那么容易,他可是外国人,而且他自己在别的俱乐部练习” Sun摇摇头,这些孩子真是太莽撞了,“不过明天后天美国教练放假不在,只有需要我们下午按他订好的计划游三个小时,我应该可以把他带过去…” 

话音还没落,就看到面前的师弟师妹们已经欢呼着蹦起来了

“我们能和Park前辈一起游泳了!!!”

喂喂喂,你们师兄游泳也很厉害好吗,每天和我一起训练怎么不见这么激动。

虽然这么想,Sun还是忍不住说了句:“我对你们好吧!”

“好好好,Sun哥最好了!“

Sun在他们的欢呼中笑着走回了自己的房间。

——————————————————————————————

1. 纠结了一下,我觉得国家队就算外训管理也挺严的吧,随意外宿应该不太可能,就让行动比较自由的Park夜不归宿了。

2. Park不去训练是因为他和教练天天见,所以他突然有巨大改变肯定一下子就会被发现,不敢去。敢和Sun回来是因为国家队应该对他没有熟悉到看一眼就可以发现他的改变。(强行解释


最终还是没写到同居,已经不对废话太多的自己抱什么希望了。迪斯尼乐园到底什么时候可以出场...

水晶气泡

考完试继续疯狂爆肝,贴一下之前的脑洞的另一篇,不过不一定会继续写。

人类小王子Sun& (隐藏身份)人鱼Park

看了RM在水球里瘫倒的Park脑洞大开,一切只是为了达成囚禁的胡扯。狗血烂俗,文笔低幼,没有逻辑,宛若恶搞。OOC严重,标准年下养成模板,不有趣,与现实生活中一切人事无关,仅仅是为了满足我恶俗的脑洞。人鱼唱歌这个问题我们有时间再讨论。 

私设年龄差加大(反正人鱼的年龄成谜就当不影响好了) 

 

一)

(这章没Park,我为什么就不会写Park呢)

这个海岛小国的人们最近非常烦恼。

国家十多年一直风调雨顺,没什么大灾大难,捕鱼种植收获颇丰,贸易往来也因为天气不错航路通畅越来越繁荣,这一任国王又高大英勇,爱民如子,岛民们自己的生活是没什么可忧虑的。他们烦恼的,是十岁的小王子Sun,突然不肯游泳了。

虽然是靠海的地方,但寻常人家的孩子不想游泳其实也没什么,毕竟岛上发展这么多年,也不可能只有下海捕鱼这么个工作吗。 可是不肯游泳的孩子是小王子,这事情就大了。

按照传统,王子成年的时候,必须要亲自游到海里,从提前放出去的小舟上取得皇冠,这才算是完成了自己的成年礼和加冕礼。据说只有这样,将来王子继任后,国家才能继续风调雨顺。小岛的人们其实并不是完全迷信这种说法,只是这个仪式,并不只是做给岛民们自己看的。小国四面环海,周围国家也不少,总不可能是一直太平的。周边有些国家看准了这个国家爱好和平不善战斗,伺机侵犯。直到上一任国王,和邻国交战也是常有的事情。小国无奈被逼着增进自己的实力,直到邻国不敢再犯,才逐渐安定下来。王子的成年礼,周边的国家都是要派人来参加的,说是祝贺,他们真实的目的是什么,谁都看得出。王子是国家的象征,这个仪式,不仅仅是他的成年礼,更是向邻国彰显自己国家的强大和实力以保护自己国家的一种方式,是他从出生起就必须背负的责任。

 

他必须游进那片海,必须游的足够快,这是他的命运。

 

Sun很小的时候就开始游泳了。他自身条件非常的出色,比一般的孩子都要高大,再加上王后严格的要求,几年下来,整个国家同龄的孩子没有比他更快的,所有人都期待着几年后,他可以在成年礼上可以大放异彩。

然而一个月前,玩心极大的小王子趁着王后不注意,偷偷溜去了海边。一开始他还只是在水浅的地方游,但渐渐的他不满足了。湛蓝的海洋深处吸引着他,他忍不住开始朝着那里游去。再怎么强壮,他也只有十岁。海并不是看起来那么温柔平静的,他开始有些体力不支。他有些害怕了,他发现自己的脚触不到海岸,赶忙掉头想要回去,可突然有浪打了过来,把他卷了回去。无法控制自己的身体让他害怕极了,恐惧中忘记了学习过的技巧,只能用四肢不停的划水,挣扎,然而这样只让他体力消耗的更快。他被浪越卷越深,渐渐的水没过了他的头,进入了他的肺,困得他无法动弹。

完了,我要死在这里了。Sun害怕的想哭,然而此时被水困住,他连泪都流不来。意识渐渐的模糊,合上眼睛前,他似乎看到有什么东西在朝他游过来……

 

国王和王后收到消息赶来的时候,Sun正坐在海岸边大哭,周围围满了手足无措的百姓们。王后赶忙走上前去,Sun一下子扑到她的怀里,抱着她抽噎着说:“妈妈,我不游泳了,我再也不游泳了。” 

还不太清楚发生了什么的王后看着哭的肝肠寸断的儿子心疼的不得了,只能安慰着,“没事没事,我们我们先回家,回去和妈妈讲发生了什么,好吗?”

Sun点点头,被国王和王后牵着往城堡走,忍不住的继续抽泣。

回去之后王后想问出事情的原委,但Sun讲的断断续续,根本听不出个所以然。说到最后,更是只会不断的重复:“我再也不游泳了,再也不了。”

王后虽然心疼,但看他没什么事,觉得应该没多严重。

过了一周,王后想着差不多该恢复王子的游泳课了,可小王子不肯下水,王后就由着他了。又过了一周,王后再问,他还是不肯。这个时候王后才意识到,事情是真得有些严重了。不论王后怎么威逼利诱,Sun就像铁了心一样,连海水都不肯沾一下。见到原先的游泳老师,他就满城堡的躲。第三周过去了,国王和王后没有一点办法,最后只能在全国发出告示,重赏能够想出办法让王子游泳的人。

群众们一看,王子有麻烦了,就算没有赏金也要想办法啊。于是短短一周,很多人踏进城堡想要帮助王子,然而都失望而归。一周后,群众们有点绝望了,看来他们的王子,是下定决心不再碰水了。愁云布满了原本欢快的小岛。

 

直到这一天,一个看起来刚刚成年的年轻人,敲开了城堡的门。

 ————————————————————————————

我真的不会找推动情节发展的理由,一个比一个扯。废话太多,不能愉快直入主题污起来,悲伤。

 



所以圣诞节到底干了什么!小伙子你这么撩搞得我很想把约会同居肝出来啊(